寄件到內地 > 專欄 > 國慶檔電影大戰,利好哪些上市公司?
國慶檔電影大戰,利好哪些上市公司?

如果説中秋的三天假期是為了十一小長假做準備的話,那麼中秋檔電影也只是國慶檔電影的“開胃菜”。

近期隨着疫情形勢走向嚴峻,電影院成為了疫情重點防控區域,致使院線影院大受影響,中秋檔票房也不太樂觀。

燈塔數據顯示,截至9月21日18時,中秋檔(9月19日-9月21日)電影票房收入(含服務費,下同)為4.6億元,而過去三年中秋檔的票房收入分別為5.31億元、8.04億元、7.45億元。

證券日報援引電影行業數據分析師的觀點稱,“這個成績在預期之內,甚至還略高於預期。”“從節前定檔開始,我們就預判票房不及往年。這延續今年下半年以來市場的低迷表現,主要原因還是片荒。”

而今年的國慶檔,不管是院方還是影視公司都卯足了勁。不少原定於暑期檔上映的電影也在國慶檔重返影院,各方都想在後疫情時代大展拳腳,一掃去年疫情給影視市場帶來的陰霾。

初步統計此次國慶檔有十餘部電影參與競逐,包括劇情、動作、愛情、青春等多種題材。中金公司更是預測,此次國慶檔票房有望達到41-49億元大關,樂觀估計較2020年國慶檔同比增長24.4%。

十餘部影片背後的出品方數量,達到60餘家,包括中國電影、華誼兄弟、光線傳媒、萬達電影等國內頭部影企。在這“殺紅眼”的國慶檔電影市場,究竟哪些公司將從中受益呢?


1.衝擊40億票房


貓眼專業版顯示,共有13部影片將在2021年國慶檔上映,相較於2019年的10部和2020年的7部,從數量看,2020年國慶檔準備的相當充分。

其中,由陳凱歌、徐克、林超賢聯合執導,吳京、易烊千璽領銜主演的電影《長津湖》在國慶檔電影中熱度較高。目前《長津湖》在貓眼國慶檔實時想看榜上仍佔據絕對優勢,若上映後能獲得較好的口碑,該電影有望成為今年國慶檔熱度與票房雙高的贏家。

《我和我的父輩》則是與《長津湖》同台競爭的重磅對手,排名想看榜的第二位。該片是繼2019年《我和我的祖國》、2020年《我和我的家鄉》後的“國慶三部曲”第三部,集結了吳京、章子怡、徐崢、沈騰四位導演,由中國電影擔任出品和發行。

此外,光線影業出品的《五個撲水的少年》目前微博熱度排行第一,且在想看榜中位居前五。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年國慶檔競爭最激烈的,不是主旋律題材也不是青春片,而是親子動畫片。

國慶期間,7部動畫電影及1部真人動畫電影“扎堆”上映,爭奪親子觀影市場。貓眼研究院《2021暑期檔動畫電影數據洞察》指出,在雙休、檔期、學生假期等存在需求的情況下,親子動畫更多的是一種需求消費,而非內容消費。

即便家長帶孩子觀影是“剛需”,親子票房的票房空間也相對固定。在貓眼研究院發佈的《2021國慶檔前瞻》中,2015年-2019年,動畫影片在國慶檔的票房總量約5億左右。直到2020年《姜子牙》在國慶檔一舉奪得13.8億票房,成為當年親子電影的票房黑馬,讓動畫片不再是“小朋友”的專利。

貓眼數據分析師劉振飛從貓眼專業版提供的日新增想看人數及動畫IP影響力兩個層面判斷,認為《大耳朵圖圖之霸王龍在行動》處於第一梯隊,《老鷹捉小雞》《萌雞小隊:萌闖新世界》《皮皮魯與魯魯西之罐頭小人》處於第二梯隊,其它影片則出現“掉隊”情況。

貓眼專業版顯示,2019年國慶檔收穫44.66億票房,2020年國慶檔受疫情影響有所回落但也收穫38億。中金公司預測,2021年國慶檔票房有望達到41-49億元大關,這一數字已恢復到2019年同期水平。

業內人士認為,今年國慶檔“左手主旋律,右手動畫片”,會成為一個熱門的“黃金窗口”。


2.利好哪些上市公司


今年國慶檔競爭之激烈,不只在於集齊了明星、名導和名IP,更在於包括博納影業、中國電影、光線傳媒、華誼兄弟、萬達電影在內的“傳統五大”都參與競逐。這些頭部影視公司都拿出了自己的“重頭戲”。

自2014年《智取威虎山》拿下近9億票房起,博納影業的發展方向逐漸偏向主旋律影片。之後《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分別將票房體量抬至10億、30億量級,“博納式主旋律”也成為其內容創作的一條主線。而今,博納主推的《長津湖》進入國慶檔,無論影片導演還是演員,都是當前電影市場的“頂配陣容”,足見其對國慶檔的重視。

比起博納“孤注一擲”,中國電影似乎“野心”更大。此前,《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家鄉》兩部作品票房都在30億上下,或許是出於對市場的看好,中國電影主推的《我和我的父輩》並沒有引入其他資方,且中國電影同時參與了《長津湖》《鐵道英雄》的出品,多片佈局之下,擴大自己的贏面。

中國電影半年報顯示,2021上半年中國電影營收30.12億元,同比增長553.23%,淨利潤扭虧為盈,為3.05億元。再加上國慶檔多部電影出擊,中國電影有望迎來豐收的一年。

相較中國電影對主旋律內容的信任,光線傳媒在國慶檔則全盤押注自己更擅長的青春片,《十年一品温如言》《五個撲水的少年》都是光線主控的作品。題材上的差異,決定了這類青春片必然能找到自己的市場,若這兩部影片中能跑出一匹“黑馬”,光線傳媒就能獲得不俗業績。2021年上半年,光線傳媒營收達到7.55億元,淨利潤大幅上升2255.45%至4.85億元。

相比之下,華誼兄弟則選擇佈局兩條賽道。不過,其主控的戰爭片《鐵道英雄》與《長津湖》撞個滿懷,能否順利突圍還是個問號。而其引進的動畫電影《拯救甜甜圈:時空大營救》,也將與萬達電影的內容佈局直面對戰。國慶檔期間,萬達參與出品《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該片改編自“童話大王”鄭淵潔的作品,在受眾面上與低幼動畫分割的是同一個市場。

國海證券研報顯示,2021上半年全國院線票房(不含服務費)以250億元收官,較2019年同期有所下滑,但在2021年上半年局部疫情波動中取得6.8億觀影人次也凸顯用户需求。整體來看,國慶檔從題材、主創到投資方都接近“頂配”,也讓這個檔期的票房走向有了更多懸念。

除了上述電影大廠,不少互聯網巨頭也加入今年國慶檔爭奪。

如阿里影業就出現在電影《長津湖》的出品方名單中,《萌雞小隊:萌闖新世界》則由奧飛文化負責出品和發行,貓眼娛樂擔任《大耳朵圖圖之霸王龍在行動》的聯合出品和聯合發行。

其實,互聯網公司進入電影電視領域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以2021年的春節檔為例,阿里影業參與了《唐人街探案3》、《你好,李煥英》、《刺殺小説家》、《新神榜:哪吒重生》等多部熱門影片,從製作、出品到發行均有涉及。

頭部影片《唐人街探案3》以5億元左右的成本博得超過45億元的票房成績;《你好,李煥英》作為小成本喜劇電影,製作成本約為2億元,卻獲得了54億元左右的票房;《刺殺小説家》的最終票房也超過10億元,深度參與以上三部片子的阿里影業收益相當可觀。

所以這個國慶檔不只是電影的競爭,更是各家公司對於消費者錢包的爭奪戰。

中金公司指出,經歷了前兩年的國慶檔,內容端頭部效應明顯,類型日益多元化,主旋律影片嶄露頭角。展望2021國慶檔片單,主旋律影片密集上映,且內容形式各具特色,故判斷均有望獲得較好表現;青春、兒童等類型影片豐富檔期內容供給,可滿足細分羣體觀影需求。

國慶檔之後,還有聖誕檔和賀歲檔,不過具體表現還要結合影片供給情況和防疫情況綜合考慮,但毫無疑問,國慶檔是下半年衝業績的重頭戲。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寄件到內地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寄件到內地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寄件到內地@寄件到內地.com)

Copyright © 寄件到內地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寄件到內地】2361-23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