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到內地 > 專欄 > 趣小面為什麼不夠“有趣”?
趣小面為什麼不夠“有趣”?

作者 | 行者

編輯 | 馮羽

出品 | 子彈財經

那個“搞垮”了瑞幸並讓中概股集體陷入尷尬境地的陸正耀,其新創業項目終於浮出水面。

根據Tech星球報道,陸正耀半年前極力鼓吹自己的創業新項目——餐飲品牌“趣小面”,正在尋求一輪融資。據消息人士透露,本輪融資趣小面的目標是1億元,出讓近10%的股份,這也意味着其估值是10億元。

之前有媒體報道,陸正耀多次提及趣小面首批拓店目標將為106家,“將很快複製瑞幸成功的模式和速度”。最新的信息表明,趣小面確實擺出大幹一場的態勢,目前門店已經覆蓋到11個城市,而且從8月8日開始陸續有25家門店正式營業。

這似乎又讓很多投資者看到了一個新創業項目在冉冉升起。

事實上,這半年來素食麪已經成為投資的熱點。企查查相關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麪食領域的投資共計12起,其中五爺拌麪、遇見小面、瓷面江湖等多家麪食品牌均在半年內連續獲得融資,且行業裏幾千萬上億的融資規模並不罕見。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子彈財經」從多家投資基金和VC瞭解到的消息顯示,最近一個月陸正耀雖然密集約請各位投資大佬,卻基本上都沒得到回覆。

甚至剛投完張拉拉的金沙創投朱嘯虎,還對友人表示不會考慮趣小面,因為瑞幸事件讓很多投資人心有餘悸。

這或許也意味着,趣小面這輪融資難度將非常高。


1、缺祕方的趣小面


之前陸正耀曾對媒體表示,趣小面主打各式小面、現制滷貨、甜品飲料、特色涼菜共八大系列。從目前開業的店面看,其共計有60多個SKU,供應11種面、9種滷味、6種冰粉。

據“餐飲老闆內參”報道,陸正耀還將擴展小面家族、現炒澆頭面、現滷澆頭面、現制滷貨、特色小吃、缽缽雞、甜品飲料、特色涼菜9大品類。

雖然看起有模有樣,但陸正耀的趣小面其實讓不少業內人士都看不懂。“做餐飲的都知道,祕方是開店最根本的基礎。”曾出任某牛肉麪大王公司區域總經理的李文新對「子彈財經」表示,“做麪店就要想辦法在澆頭或者湯頭上下功夫,通過不斷探索,拿出一個自己的祕方,讓消費者吃着好吃,同時還能控制成本,這才是餐飲界厲害玩家的打法。”

在他看來,趣小面從確定意向到開店用不到三個月,而且在全國大範圍鋪開,“80%的可能性是在用料理包,並沒有自己的祕方和特色。”

且根據之前Tech星球的報道,一位前瑞幸員工曾私下裏表示,“這是一碗拼湊的面,現在除了冰粉是自己開發的,其他麪食有八個供應商。”

而消費者的體驗也喜憂參半。

趣小面的一家新店開在北京三元橋鳳凰匯地下一層,很多消費者慕名而來,但尋找了半天,才在一個類似大食堂的餐飲區找到了趣小面的檔口。不僅美團點評上有消費者透露消息,就連現場趣小面員工也向「子彈財經」表示,趣小面未來入駐的城市越來越多,會向這種美食城的檔位看齊。

而消費者吐槽最多的就是消費環境顯得“髒亂差”以及面的口味中規中矩沒有什麼特色。“小面居然用寬面替代,沒法理解”;“從產品上感覺基本照搬了‘遇見小面’的產品列表,沒什麼創新”;“用餐體驗上也不如和府撈麪帶給人的驚喜”。

很多消費者更在點評中直言自己是衝着3.8折折扣來的,但最後發現並沒有體驗到瑞幸咖啡那種讓人眼前一亮的產品感覺。

(圖 / 大眾點評截圖)

這點不難理解。因為從項目籌備到真正開業,缺乏餐飲背景的趣小麪糰隊匆匆上陣,為消費者呈上一份口味欠佳的麪條。而很多已經被美食“養刁了”的挑剔麪食愛好者,對此似乎並不買單。

「子彈財經」還發現,僅三元橋這家店大眾點評頁面8個負面評論下,每一個都還有十幾條附和的留言。

產品好吃不好吃,消費者吃一次就知道了。而沒特色的小面,後面給再多的折扣消費者可能都不會再光顧——因為餐飲領域可供選擇的品牌太多了。


2、複製瑞幸的漏洞


陸正耀新一輪創業,選擇小面這個領域還跟他想複製瑞幸的高速增長有關。

畢竟瑞幸已經成為他創業歷史中一個不可多得的高光時刻,他僅用18個月就將一個從0開始的餐飲品牌帶到了納斯達克的敲鐘現場。但同時也創下了最快退市紀錄,13個月後因財務摻假而被停牌。

陸正耀事後總結瑞幸成功經驗時曾表示,將飲品和社交兩件事結合在一起,才是瑞幸勢如破竹發展到今天的重要原因。

畢竟,老友相聚、商務洽談一起喝喝咖啡順理成章。而且趕上移動社交電商崛起,當時瑞幸通過裂變營銷及朋友圈社交實現了品牌效果最大範圍的傳播。

因此,對於新的創業項目趣小面,陸正耀也迫切想給其安上社交的基因。

問題是,一碗小面並不具備這種社交屬性。

關鍵在於,很難想象企業高管坐在一起大吃小面、同時互相交流的場景。某種意義上説,餐飲業能跟社交場景結合在一起的只有火鍋,所以現在在資本市場成功上市的餐食品牌,絕大多數都跟火鍋相關。

比如海底撈、呷哺呷哺以及剛在港股遞交招股書的撈王火鍋。

原因就在於餐飲業有一個不成文的行規,只有合餐制才有社交和商務基因。所謂的商務飯局,一定是點一大桌子菜大家坐在一起邊聊邊吃。而由於各種菜系的餐廳對原料和菜品的控制,很難達到投資人關注的標準,而火鍋的標準化是個例外——只有所有原料都能直接細化成財務報表上數字的餐飲形式,才能迅速得到資本市場的青睞。

從這點來看,陸正耀下了大決心做的趣小面,首先選擇的分餐制就並不符合餐飲社交和商務的要求。所以,趣小面也無法完全複製瑞幸的年輕人社交模式。

同時,小面也並不是年輕人首選的餐飲賽道。由於都市年輕白領絕大多數中午都以快餐和外賣為主,湯水過多的麪條不是首選,反而蓋澆飯選擇率較高。原因也很簡單,在外賣小哥配送過程中,多湯多水的麪條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撒漏,這不光給外賣小哥送遞過程帶來麻煩,也給吃外賣的消費者帶來不好的消費體驗。

此前陸正耀靠瑞幸獲得的成功,就在於比較理解年輕人的消費,這才會誕生一月賣了一千萬杯生椰拿鐵的銷售奇蹟,也讓眾多年輕人願意掏錢為咖啡買單。

咖啡已經逐漸成為年輕人社交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飲品,而且瑞幸推出的不少創新咖啡飲品,都讓年輕人感到新鮮和有購買慾。

“陸正耀選擇小面這個賽道是有問題的。”某知名創投基金投資經理陳碩對「子彈財經」表示,“很多投資基金都投入過餐飲領域,對這個領域非常瞭解。所以陸正耀本身選擇的賽道就有問題,投資基金不青睞就説得過去了。”

在他看來,陸正耀的趣小面產品也並不十分清晰,跟競爭對手基本上重合,沒有什麼新意,“我們看不到突破,而且面的口味和祕方上也沒有什麼創新。”

另一個表明趣小面無法複製瑞幸奇蹟的地方,就在於在社交媒體上這個品牌並不活躍,且消費者的熱情並不高。比如趣小面的官方微博至今只有309個粉絲,視頻累計播放量僅8891次。

(圖 / 趣小面微博截圖)

不難發現,趣小面的社交媒體團隊希望不斷通過網絡活動調動粉絲的積極性,增加產品的粘度和復購,但最新一週展開的各種優惠券領取轉發、獲贊等活動,應者寥寥幾乎沒有什麼熱度。

這也從側面印證了,趣小面若想複製瑞幸的社交商業模式,未來將困難重重。


3、坑投資人的“前科”


這一輪陸正耀創業融資卻讓很多投資人避之不及的重要原因,還在於他把一直支持他的投資人“坑”得不輕。

尤其是知名投資人劉二海和黎輝。

之前在開創“神州系”時,這兩位投資界的大佬就不遺餘力地支持,甚至到了瑞幸前幾輪融資,劉二海基本上在種子階段就進場了。

哪怕在瑞幸財務危機爆發的背景下,黎輝雖然因為投資方的原因變現了部分股份,但劉二海卻堅持一股沒賣。

他們本身看好的是瑞幸的發展模式,認為這種模式在新消費爆發的背景下,有着無與倫比的魅力和發展空間。

甚至就在瑞幸造假新聞爆出後,這兩家也依然堅定支持陸正耀和瑞幸管理團隊。

事實上,以劉二海為核心的董事會2020年7月任命郭謹一擔任CEO之後,瑞幸的經營已經出現了起色。但陸正耀認為自己丟失了董事會的控制權,試圖通過其他董事提案的方式,罷免劉二海和黎輝的董事職位。

這徹底把兩個投資大佬“惹惱”了,最終陸正耀被清盤出局。

實際上,後期瑞幸董事會選擇郭瑾一出任CEO,也正因為他是陸正耀多年的部下和親信,對於陸正耀在瑞幸的佈局能夠發揮很好的承接作用。

且不説陸正耀主導瑞幸造假事件,給這些投資人帶來多少損失,就是在2020年,劉二海和黎輝拼命奔走於各方之間幫助瑞幸保留了復活的一線生機,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陸正耀依然想把投資人清出去,在投資領域也算得上是一個“奇葩”事件。

況且整個造假事件,主要目的都是為了陸正耀自身財務的週轉。

根據瑞幸最新發布的2020年經審計財報,其2019年造假時定下的40億元年收入目標,在2020年已經真正實現了。

這一營收數據有兩方面的含義。

一方面説明瑞幸的現金流比較健康,商業模式並沒有大問題,如果按部就班發展到去年這個時間點就能達到盈虧平衡。

另一方面也説明,陸正耀通過業務造假的方式,虛構自己40億人民幣的收入,其實有着自己的目的,而並不是出於公司經營的考慮。

結合那段時間神州系的表現可以看出,股價低迷使他需要補充更多的資金支付保證金,來維持之前通過抵押股票獲得的貸款。

(圖 / 攝圖網,基於VRF協議)

因此在造假事件發生後,人們這才發現陸正耀已經將自己在瑞幸的股票全部抵押。

從某種意義上説,神州系股票的低迷,使得陸正耀之前通過抵押神州系股票獲得貸款投入瑞幸的情況遇到了風險,因此他就必須通過抵押瑞幸的股票獲得新的貸款,通過無論是贖回以往的貸款還是增加抵押金的方式,來維持自己資金鍊的穩定。

“投資圈子裏對這一點基本上都已經形成了一個共同認知,陸正耀是為了自己的私利在做造假這件事,他實際上是把所有的投資人都裝了進去。”香港投資基金資深投資經理徐立春對「子彈財經」表示,陸正耀在投資人面前已經沒了信用。“甚至到2021年1月,陸正耀還期望通過公開舉報信奪回瑞幸的控制權,這讓很多投資人感覺異常厭惡,‘有些輸不起’。”

在他看來,對投資人來説信用有污點的創始人,項目再好以後都沒有獲得投資的機會了。“據我所知,為了趣小面陸正耀找過很多圈子裏的大佬,但大家都拒絕了跟他見面,甚至有的連電話都不接。”

“信用破產”也直接影響到陸正耀的新項目。

雖然趣小面看似發展迅速,實則還有幾十家店屬於等待開業狀態,甚至有的店只是交了三個月租金連裝修都還沒開始。


4、浮躁的新消費


曾幾何時,瑞幸也是新消費的一個重要代表,而且因為其18個月就衝到資本市場的奇蹟,還一度成為許多投資人面對新消費項目融資時的重要談資。

但越來越多的新消費項目衝到資本市場之後表現欠佳,甚至出現“新消費項目上市即巔峯”的説法。

例如曾經被寄予厚望的“潮玩第一股”泡泡瑪特最近也遭遇了大麻煩,中報顯示公司營收同比實現了116.8%的漲幅,但就是這樣一個亮眼財報卻引發了資本市場的不滿,股價接連下跌,幾天內市值蒸發了幾十億港元。

除了市場質疑泡泡瑪特的IP是否擁有持久吸引力之外,它還有新消費項目共有的特性——因為這些項目缺乏傳統消費領域對標的對象,因此所有的項目都只能通過跨越式發展和創記錄的收益帶給投資人信心。

畢竟海外都是機構投資市場,所有的機構投資人的決策核心一定是依據分析師的報告,而這些新消費項目在中國市場發育,但在美國和其他國家資本市場卻沒有任何可參考的對象。

(圖 / 攝圖網,基於VRF協議)

這也讓海外資本市場分析師對這些項目沒有切身的體會,也無法做出相應的評價和判斷。

徐立春表示,資本市場看新消費項目跟風險投資人不同。“從這個角度上看,這些項目上市之後,想要維持資本市場對其看好的態勢,就必須保證自己一直持有高速增長的狀態。因為資本市場對於TMT企業有一定的認知,他們覺得只有那些有高速增長空間的企業才值得關注,雖然業務理解不了但他們也有投資的價值。”

“在這一點上,二級市場與一級風險投資人之間產生了一個巨大的認知鴻溝,”徐立春覺得這很可能是趣小面不可能成功的另一個重要原因。“畢竟,現在新消費市場的產品越來越浮躁,很少能看到真正有價值的項目。”

例如某些速食品牌,去年還能一個月賣出5000萬到一億的銷售額,今年每個月就只有幾百萬流水。

市場研究人員陳墨對「子彈財經」表示,現在這些新消費品牌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市場發展套路。“先找人定製一個產品,然後設計品牌。融到錢之後,在各個社交媒體平台找大量的網紅投放各種各樣帶貨和種草的視頻廣告,從而引發一輪熱銷,但這個背後是大量的資本投入。”

在他看來,要想保持這些網紅品牌的發展,每年幾億甚至十幾億的廣告投放是缺不了的。“當下逐漸發展陷入停滯的這些新消費品牌,無一例外都是後續融資匱乏,這種大規模的投放做不到了。”

而靠這樣的方式走紅背後,恰恰是因為這些產品其實並沒有差異度,或者説“沒有它宣傳得那麼好”。在他看來,這些品牌由於體驗度的差距,使得消費者復購慾望降低,就必須不斷種草帶貨造成新的需求才能維持熱度。

“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浮躁的市場。現在經歷了幾年的快速發展,投資人也逐漸冷靜下來,大家現在也在挑這些項目,尤其是那些可能成功的項目。”徐立春覺得陸正耀這次推出趣小面來融資,很可能會遇到很大問題。

“可以看出趣小面基本上還是一套新消費網紅品牌的打法。除去創始人失信的因素,沒有核心資源也不會讓投資人看好。”

綜合多方因素來看,在現階段,趣小面可能顯得並不那麼有趣。除非整個管理團隊真正沉下心來做這碗小面,至少要讓大家都覺得好吃。

畢竟,在餐飲行業口碑是第一位的——口碑才是品牌的基石。

*注:文中陳碩為化名。文中題圖來自:攝圖網,基於VRF協議。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寄件到內地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寄件到內地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寄件到內地@寄件到內地.com)

Copyright © 寄件到內地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寄件到內地】2361-237號